2019 Spring

立命太虛吟 之一

窮此一生學孔顏
卻似太虛浮雲點
非禮毋言為蒼蒼
不問知音幾百年

2019/01/07

之二

潛心一世學孔顏
無語白雪無言天
願匯清流在隔世
勿憚道脈不虛傳

2019/02/02

公曆二月十五踏靜水園

春雨初霽風含清
信挽妻女踏晚青
聽濤看月尋鹿影
遙觀靜鴨海上卿

漫拾新枝香沁脾
舉仰飛鳶舞寰瀛
更待來月花似錦
願把餘生付皇羲

2019/02/15

初春美東飛雪一日讀朱熹有感

事來心應終覺疲
全賴紫陽煥生意
鳶嘯一躍千枝過
天地飛雪心境明

2019/3/3

讀老莊滿紙荒唐言

經年難畏老莊玄
開卷無益何費詮
貌似高遠實俗艳
大嘆西士失法眼

2019/3/6

三月八日華府君子女會有感

乾先坤後自古然
齊頭並進亦歡然
誰言女子不如男
鳶飛魚躍任自然

2019/3/11

2019己亥春假漫吟 * 君子固窮

冬寒降晚
思古當行
寰鷹自鳴
航人天擎

春陽漸復
把卷立脊
腹中玄虛
一息深盈

世情多謬
世境未清
社媒擾性
君子固窮

妻女應舞
家翁亦興
河海意瑩
執子踏青

03/17/2019

2019年3月30日新诗:以墓为家

我的家乡叫做黑夜
嗜血的鹰隼
依旧在霾中盘旋

我已很少写作新诗
一旦梦回当时
依旧只能擎起这痛苦的火种
远远观望
一步也不愿靠近

我不愿家乡玷污我的理想
不要叫我中国人
也不要想当然
认为我在写什么中国字

理想跨越国界
深在心底
它让人生无处不生根
让春华秋实毫厘不差
岂容污名与标签
禁锢在你我身上

这样
我与家乡的距离
恍如隔世
无法计量
再坚固的宇航
也无法让我抵达

所以
我将以同样的怀疑
同样的善意
对待从家乡走出的每一个人
远远地
为他们提水担肥、劈柴喂马

可是
既然家乡早已丢失
纵使梦魇追逐
又何必眷恋
何必往返

不懂流浪的人以墓为家
懂得流浪的人
懂得春天
知止安身